虽然在俄乌冲突全面爆发之际,上周五科技股连续两日反弹,道指涨超830点创15个月最大涨幅,标普纳指止步两周连跌涨超2%,纳指涨1.6%;但面对或将出现的全球经济衰退,发达国家股票市场可能将有“无法承受之重”了。

周末,欧美各国对俄罗斯实施了更严厉制裁,将包括俄央行等部分俄主要银行从SWIFT信息系统剔除,并将俄罗斯央行的外汇储备作为攻击目标。而俄罗斯也采取了反击,包括俄央行将关键利率提升至20%、释放7330亿卢布缓冲、禁止外国人抛售、强制售汇、推迟市场开盘等一系列资本管制“组合拳”。

尽管周一国际原油小幅下挫,但继续飙升的原油趋势以及收益率曲线预示着市场对经济增长的担忧不断增加;叠加美元飙升以及流动性紧缩预期上升,各经济体的压力正在升温。如果未来经济迎来全面衰退,那么股票市场将更难保持弹性。

华尔街见闻稍早前文章梳理过,俄乌这场自1945年二战结束以来欧洲最严重的冲突或产生极其严重后果,即随着能源价格继续飙升,全球经济很容易陷入三年内的第二次衰退:

  • 俄罗斯作为欧洲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供应国,直接的冲击便是大宗商品市场: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飙升,能源行业正面临供应中断的局面;油价也突破100美元/桶,达到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 在石油和天然气继续流动的情况下,美国的通货膨胀可能继续推高,彭博分析称一旦能源供应中断,可能会将美国3月份的通胀率推高至9%,并在年底前保持在接近6%的水平。
  • 虽然目前金融市场还未出现股票抛售,债券收益率下降信用利差并未扩大很多,但是眼下有序的金融市场可能会面临企业和消费者严重丧失信心从而导致更大规模的冲突。
  • 这场危机或将增加各国央行提高利率的压力,也就意味着宏观经济风险依然存在。

彭博社引援MKM Partners的首席市场技术人员JC O’Hara的观点,其认为正确的判断可能是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36%,即熊市的平均跌幅后出现反弹。

MKM研究了标普500的33次修正,其将标普500从收盘高点下跌10%定义为修正。其中,7次达到了熊市定义,即下跌20%;其余26次则在下跌后反弹并达到了新高。平均15%的修正幅度也与从今年1月4日到2月24日盘中低点的14.6%跌幅一致。

MKM进一步表示,如果经济不会进入衰退期,那么市场的低点就应该或多或少地进入。

如果我们没有进入经济衰退,我们应该使用结构性牛市里面的修正的游戏规则。

Stifel股票策略师Barry Bannister则表示,自1962年以来,已经有17次非衰退期的标普500指数调整超过10%,平均跌幅为16.95%,因此他现在认为该指数的底线为4050点,即比1月初的创纪录收盘价下跌约15%。

Miller Tabak的首席市场策略师Matt Maley更是直接表示称:

经济衰退很可能会在今年的某个时候开始。我们正在走向熊市。

美国股票期货周一暴跌多达2.9%,抹去了上周末的涨幅,市场预期各国央行或将放缓紧缩政策的猜测使得俄乌危机影响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略有减缓。截至发文,标普500跌幅从隔夜近3%的跌幅收窄至0.11%。

作者 admin